当兵,作者:小鸟快归巢

            乡土网 209 0

              记得是“冬至”节到来三九严寒开始的第一天,他收到了《新兵入伍通知书》。从那一天开始,他的身份又从农民转换成了解放军战士,不几日便换上了新军装。“村里的姑娘”和他都知道,他当兵就要走了,他要离开她的日期已经指日可待。妹妹送哥去当兵这样的场景是多么的浪漫,电影《怒潮》一曲“送别”影响中国几代人,一首《走西口》催人泪下。

              可是在那个无情的“阶级斗争天天讲”、人与人之间情感交流冷若冰霜的日子里,他俩没有现在年轻人恋爱时的花前月下的漫步;没有在灯红酒绿的咖啡馆里买两杯咖啡坐在一起回味过去、畅想未来的细品慢饮;没有买一瓶老白干对饮到一醉方休的送别;更没有柔情似水的亲吻。就在那个即将告别的晚上,一对难舍难分的眷鸟想要倾诉衷肠也是言不由衷,只能怀着惆怅的心情相互凝望,默默不语,直到夜深人静时。问世间,谁管离别愁,空有梦相随,此刻君心在把谁来留?

              细雨霏霏的某日,接到部队通知,他就要启程了。在大队送行的锣鼓声和乡亲们的嘱咐声中,他背着行装离开了她的家,“村里的姑娘”穿一身新的红花格子上衣和蓝色裤子、脚穿一双新(解放)胶鞋,跟在他后面默默地陪送。从大队走到柏林场,在公社的戏台上,公社组织了隆重的新兵入伍欢送仪式。公社领导致欢送辞,公社中学女生给入伍新战士胸前佩戴纸扎大红花,送行的亲友们三五成群围着即将远行的新战士千叮咛、万嘱咐,依依话别。

              欢送仪式结束后,他们又从柏林场走到双河区上,20公里的泥泞山路上,一队新兵和亲属走一路滑一路。就是在那样的道路上她仍一路陪行,行装轮换背,就是没有一句话可说。他们知道,此时此刻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彼此内心复杂的心情。各路新兵从不同的方向一起来到新兵暂住地,新兵们看着身穿不合体的新军装的新战友,自报姓名,相互介绍自己,认识对方。各自畅谈理想、展望未来,对即将开始的部队生活充满期盼。1976年12月27日(星期一)。那一天,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远山近岭银装素裹,多年不见的大雪纷飞天就呈现在眼前。

              在新兵暂住地,新兵排长催促起床集合的哨音刚刚响过,远处的高音喇叭里又飘来了“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的歌曲声,芭蕾舞剧《白毛女》那扣人心弦的主题音乐和当时的天气融为一体;“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电影《红色娘子军》女战士出操歌接踵而至;委婉清新的女声独唱和慷慨激昂的女声合唱歌曲混合着新战士跑步集合慌乱的脚步声,打破了那个冬日黎明前的寂静。人们都说风雨送春归,瑞雪兆丰年。触景生情,这也许是他即将远行最好的兆头。

              就在那个寒气袭人、呵气成冰的清晨,他就要离开柏林、离开双河踏上新的征程了。在那里他做过临时工,在那里他终于走完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一段苦不堪言、长达17个月的艰难路程,在那里他曾有过茫然的初恋,在那里他完成了从知识青年到解放军战士的转变,想到这些他百感交集。1977年元旦。经过五天四夜的昼夜兼程,一列闷罐车把他和一群未曾见过世面的四川小伙子带到了海拔4000米高的青海省湟中县平安驿公社西营大队。

              那里是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交界的边缘,极目远眺看到的是皑皑雪山和茫茫戈壁,抬头可见大漠孤烟和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的壮丽景色。冬天那里看不到绿色,西北风吹起的沙尘暴遮天蔽日。那里偶尔能够看到黄土地上干枯的、没有绿叶的树木和杂乱无章的村庄,还有在村庄里倚着墙根蹲着或站着的身上裹着翻皮羊皮袄、头包白布巾无精打采的村民在晒太阳聊天。村庄里的房子和大地的颜色一样,是一抹色的黄土筑墙、黄泥巴糊顶、高不过七尺、呈不规则四边形型的平顶房。他和其他新兵一起,住在黄土高原上的村庄里,经受住了冰天雪地和高原缺氧的严峻考验,接受了为期三个月艰苦的新兵训练。

              三月底,新兵训练结束。几百名新兵被分配到铁道兵所属的各个基层连队,他所在的部队当年正在修筑青藏铁路西宁至格尔木段。为了青藏铁路早日修通,在青海省千里青藏铁路的施工工地上;在祖国的崇山峻岭中;在青海湖、茶卡盐湖边;在人迹罕至的荒漠高原里;到处都可以见到正挥汗如雨施工的铁道兵官兵。他们克服高原缺氧、荒无人烟的种种困难,挑战人类极限,用最原始的、肩挑背扛的方法搬运修铁路用的机器设备,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打隧道、架桥梁、铺铁轨就是铁道兵的主要工作任务。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制序列中铁道兵存在30年,过去的几十年光辉岁月里,一代又一代铁道兵所有的将士们,他们不惜奉献出自己的青春年华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不断续写着祖国钢铁大动脉建设日新月异的新篇章。鹰厦铁路、成昆铁路、贵昆铁路、襄渝铁路、东北林区铁路、新疆南疆铁路、青藏铁路和北京地铁工程等,到处都留下了铁道兵的印记,《天路》专门为青藏铁路而讴歌。

              时至今日,火车通过铁道兵烈士陵园时,都要汽笛长鸣,以示向为修筑铁路而牺牲、长眠在大山深处的铁道兵烈士们致以崇高的敬意!1977年4月,他和另外20几名新兵被分配到四川省乐山市原铁道兵某师留守处当兵。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他和其他战友一道在乐山铁道兵后方基地种茶栽树;在岷江、大渡河、青衣江边修河堤抵御洪水泛滥;在乐山市政建设工地上修桥补路;协助当地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他和战友们为乐山的地方建设、社会稳定以及为前线修铁路的官兵提供物质保障洒下了辛勤的汗水,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1984年1月1日,铁道兵部队集体转业并入铁道部,铁道兵指挥部改为铁道部工程指挥部,铁道兵各师分别改称铁道部各工程局。从此,铁道兵在解放军序列中消失。铁道兵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援越抗美战争和共和国铁路大动脉建设等国家发生的重大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炎黄子孙绝不会忘记铁道兵为中国解放与铁路建设立下的汗马功劳。“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人们会永远铭记那个番号。

              在今天的铁路总公司各工程局内,仍有许多当年集体转业的铁道兵和他们的子孙,他们以当年铁道兵官兵为榜样,继续发扬“铁军”精神,在国家高等级铁路建设中发挥骨干作用,成为国家建设的栋梁之才!

            标签: 小鸟快归巢 当兵 新兵入伍通知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盛大手游棋牌,亲朋棋牌盛大手游棋牌,亲朋棋牌